首页 > 正文

申请泰国金融牌照的相关信息

可以申请数字货币牌照,最低注册资金为500万铢,需要提供的材料有:

股东简介;

经营许可申请表;

销售许可文件列表;

IT风险和网络风险评估;

主要股东的请示表;

运营管理人员申请表;

业务就绪准备指南;

主要高级人员的简介表。

牌照申请的时间为:SEC90天内+ 财政部60天

如果打算办理泰国数字货币牌照,是要有几个心里准备的‌‌。

一,如果担心的话,可以带您亲自去泰国考察一下,介绍下详细的办理流程,及相关泰籍人员(当然是公众人物)

二,申请办理数字货币牌照,但是成功率不是百分百的,

三,申请牌照是要有前提的,首先需要在泰国设立公司,需要实际经营,房租,泰籍员工社保、工资….都需要考虑,另外,注册资金是需要验资的,并且账户里金额不低于注册资金的25%。

四,其他费用,比如说律师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另外,专业翻译的费用,可不是普通懂两国语言就能翻译的了的,很多区块链专业术语,不懂得根本没法翻译,即便翻译了,律师需要重新修改,等于没用,钱还没省下,可能支付律师的会更高。

总体来说申请泰国牌照成本太高,下牌率也不是百分百的,性价比太低!个人觉得可以申请其他国家的,比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

泰国每十分钟就有1人想死!国际排名的幸福国度,何日才能重返

中国某自媒体发布消息称,泰国人“每十分钟就有1人企图自杀”,或者说“泰国每十分钟就有1人想死”,刚刚听到这消息时,我觉得很惊讶。接触泰国、从事泰语翻译与泰语教学近30年,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

为了想搞清楚这事情,我查阅了泰国的相关信息。在泰国的网站平台Khaosod Online 转载了 channelnewsasia的一篇报道, 报道原文标题是 《公开统计数字的原因:泰国人每10分钟自杀一次,在东盟中排名第一》,该报道引用一名叫 Antonio L Rappa 新加坡人的话来说明上述情况。而中国自某体只是翻译了该报道的一小段内容,然后加上了一个吸引人眼球的标题。

上述内容的真实性与可信度,暂不讨论,留给专业人员去研究。下面我来说说泰国人的自杀与幸福指数的事。

一. 泰国人的 “幸福指数”与信仰佛教有关,佛教引导人们放弃今生的抗争,追求来世的幸福。

佛教教导人们,你为什么干活比别人多而赚钱比别人少,为什么人家开奔驰宝马住别墅而你骑自行车住茅屋,为什么人家穿金戴银而你肚子不饱……这些都是今生的现状,是结果,其原因是因为你的前世没有积累足够多的功德做足够多的善事。既然是结果,当然是无法改变的。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今生积足够多的功德,做足够多的善事,期望来世过上好日子。这种思想,被泰国统治阶级进一点强调,因为思想上有这种信念后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泰国传统教育体系中,从小开始家长和老师就教导孩子,要敬畏国王、信仰佛教与爱国(这三大核心价值观在泰国的国旗上明确体现:泰国国旗中间为蓝色,代表至高无上的王权;王权两边是白色,代表着神圣的佛教;最外围为红色,代表着民族、国家)。所以,在泰国可以骂总理,但不能议论批评国王;民众都尊敬和尚(佛的代表),要让行,要跪,要拜,要敬。正因为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佛教文化,泰国人普遍认为,既然今生的贫穷痛苦与不幸都是无法改变,那就接受吧,因为再多努力也是无法改变,人无法胜天。

如果问泰国人幸福吗?有彭博社公布“全球悲惨指数”显示,泰国人有满满幸福感。这个结果是否正确、科学,且不讨论。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泰国人,我认为,这个其实上不应叫 “幸福感”,更多应叫“无奈感”,或叫“无助指数”可能更为准确一些。现在泰国人不是也在示威游行集会吗,他们也在诉求要求更多“民主”与“权利”。如果很幸福了,为什么不安心地读书安心地工作,静静待在家里享受幸福享受天伦之乐?有位名人说过,泰国国内发生的动荡,是泰国人在以自己的方式寻找国家发展的道路。现在的泰国,跟历史上的中国有不少的相似之处。当年,新中国领导人毛主席开始带领中国人民闹革命时,当时有中国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贫苦百姓也是处于一种所谓的“幸福”之中,他们满足于当时的社会现状,认为这是无法改变的,无法改变就去接受它,接受了那不就不痛苦吗?那不就 “幸福”了吗?贫富分化严重的社会中,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贫苦百姓,仅仅拥有社会极少的资源,社会的大部分资源高度集中在少数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手上。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掌握着国家机器与媒体,我说你幸福你就得幸福。

二. 关于泰国人自杀的报道,你相信吗

泰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泰国的国名叫 Thai,翻译成汉语就是“自由”,也就是说泰国的国名真实意思是 “自由之国”。这生动地描述了泰国人的最根本的民族特点:爱自由。我们经常见到这样的报道,人妖,同Xing恋,笑贫不笑娼,等等,这些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关联的几个事情,其实背后深层都有一个共同的根,那就是 “自由”。人妖,准确说是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的人,生着男儿身,一心想当女人,那就当啊,谁也管不着,这是“我的自由”。同Xing恋,就是爱同性别的人,不喜欢异性,\”我有我的自由\”。关于Xing工作者,曾经有一个中国的朋友问我泰国的同事,说如果你亲妹妹去从事有偿Xing服务(中国人习惯叫Maiyin),你作为亲哥哥,你是怎么看这事的?回答很让很多中国人都想不到。泰国同事说,妹妹也是独立的人,她有她的自由,她用自己的资源和劳动换取生活的来源,不就是普通的工作吗,不偷不抢,不犯法,光明正大啊,我没有任何意见。

回到我们的主题,关于泰国人自杀的报道。每多少分钟有多少个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想这样的事情,更多是自媒体为了博人眼球,获得更多数据流量吧。如果一个国家真有这么多人这样做,那还不天下大乱?泰国是个小国,就像中国的一个省那么大,人口也相当于我们中国的一个普通的省那么多人。算算看,如果真是每十分钟就有一个人这样做,泰国还有多少人口?不早就死光了?该报道也说了,这是他们的深层文化决定的。这观点说对了一部分,就是我上面所说的,泰国人认为生命是自己的,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我的自由。这样的事如果不能自己做主,怎么叫 “自由之国”呢?

自杀是因为疫情的原因?

泰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只对“资本”负责,它不像我们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要对“社会”负责,对每一个生命负责。与中国的国情不一样,当疫情到来时,泰国官方无法采取更多强硬的措施去管制,既不能免费给国民检查核酸,也不能免费给国民治疗新冠肺炎,当然也无法免费进行隔离,更无法做到一声令下,没几天就建立起一家专业的像火神山传染病医院,免费收治这么多的患者,因为政府没有这么多钱,医院也不是国家的。封城?那简直是笑话,一个小小禽流感蔓延的养殖场,政府都无权去干涉,更不用说“封城”了。防止新冠肺炎蔓延,泰国官方讲的最多的是“建议”,更多是靠国民自觉。泰国人“我爱干嘛干嘛”,否则怎么叫 “自由之国”呢?所以疫情在泰国的蔓延,也是自然的事,因为疫情来时,每个人都要自己的由由,原来赌博的还是照样在封闭性的空间聚众赌博,原来做什么的还是一样“自由”地做。疫情最终给泰国经济带来严重影响,生活发生严重困难,生活压力大,有不少人失去了生活的来源,虽然政府也进行努力地救济了,可是杯水车薪。所以各种压力积累在一起,有些失去了求生欲望的人,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这也是不难理解的事。但如果说,疫情使得自杀率大幅度升高,这应该是言过其实的事。

总结:因为疫情影响,泰国人自杀率升高,这是可能的,但是真实的泰国没有该报道的那么悲惨。当然,泰国也没有“幸福指数”中所说的那么幸福。所以说,“国际排名的幸福国度,何日才能重返?”不存在所谓的“重返”的问题,因为现在的泰国还是原来的泰国,疫情只是造成了一时的困难,原来幸福的依然幸福,原来不幸福的依然不幸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