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文/释千结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明星与主持人玩抖音火山是娱乐挣钱两不误的事儿。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作为一个明星需要曝光度这是一定的。有些明星通过传绯闻的形式增加曝光度,有些明星通过参加各种活动增加曝光度,还有些明星通过玩儿视频软件来增加曝光度。这不过是明星的一种不想被粉丝和观众遗忘的手段而已。

现在网络视频平台捧起了一大批的草根网红明星,他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给喜欢看自己视频的粉丝带去了知识和欢乐,既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也通过粉丝给自己变现,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不得不说网络视频平台已经成了大众追捧的娱乐平台。

人人可以是自媒体,人人可以是主角儿。有人的地方就有市场,人多的地方市场潜力就巨大,明星也一样。在越来越多的草根明星通过像抖音火山这种网络视频平台大火的情况下,很多颇有名气的娱乐明星也看到了商机。

现在不论是明星还是主持人都是粉丝经济,有粉丝才会有更大的知名度,明星也好主持人也罢,玩儿抖音火山等视频平台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和粉丝有更好的互动机会,毕竟除了在电视节目中可以看到自己的偶像外,很少有粉丝可以和偶像近距离接触。视频平台的出现,给了粉丝和偶像一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虽然看得见摸不着,但是却是偶像和粉丝互动的好机会。一不小心还可能会被翻牌,真是太棒了!

于明星而言玩儿抖音火山等视频平台的主要目的还是圈粉,在娱乐自己和粉丝的同时,收获更多的铁粉,然后变现。这是一个遍地是机会的平台,有一定知名度的明星主持人的粉丝很多都会聚集在这里,大家互相娱乐,然后各取所需而已。

你有没有想过,向收集你个人信息的APP收钱

本文节选自《破茧》第三部分“未来:信息技术时代的人类秩序”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01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互联网公司因免费数据而产生的收益,很可能和用户共享

有些明星与主持人(王为念潘长江等)玩抖音火山是娱乐还是挣线

数据是信息经济时代的石油,埋藏在全世界所有连通了互联网的网民身上。那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将这些数据拿去使用,并因此获得了很多超额利润,它们就是这个时代的“数据炼油公司”。

图|《经济学人》2017年5月份封面文《最有价值的资产不再是石油,而是数据》(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resource is no longer oil,but data.)

比如,互联网公司重新定义了广告业,取得了传统广告商无法想象的效率和利润。广告主打广告时,最关注的问题是,我投放一次广告能转化为多少收入?传统的广告业是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不定向地广泛撒网,看到这个广告的人中可能只有1%是对该产品感兴趣的,而愿意付费的可能是这1%中的1%。

广告商投放广告时,实际上传播了大量的无效信息,但是由于它无法精准投放到目标用户那里,便只好这样做;广告主因此也为无用的工作付了很多费,这些都是要通过那万分之一的有效传播来回收的。广告业有一句话“我知道我的广告费浪费了一半,但不知道是哪一半”,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各种互联网公司,比如视频网站、购物网站、门户网站、搜索引擎,以及今天的各种APP开发商,基于用户日常的搜索和消费等习惯大致掌握了用户的喜好,可以定向精准推送广告;而且由于互联网上可以呈现的广告位库存近乎无限,基于用户的每一次搜索,这些网站或APP都可以给出一个定制的页面和广告位。

如此一来,互联网公司的广告推送,覆盖的人群不一定比之前多,但是付费的转化率却可能高了很多倍。在这种情况下,广告主付出的无效费用大大下降,也就愿意为有效转化做更多投放。

于是,在与传统媒体播放量相同的情况下,互联网公司可以收到更多的钱。而相当一部分原因是,这些互联网公司免费使用了用户的数据。

按理说,用户对这些数据都应该拥有所有权,但是此前没人知道这种新兴事物的产权该如何界定;在以前的技术条件下,就算知道了产权该如何界定,也没有好的技术办法能在实践中对权益边界进行清晰的划分。

结果就相当于,在互联网公司收到的更高广告费中,有一部分本应属于用户,这就是经济学上的“租”,它被互联网公司免费获取了。互联网行业中“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付费”的商业逻辑,实际上也相当于互联网公司获取了那一部分“租”。

图|区块链技术

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开始能够对各种活动所产生的数据的权益做比较清晰的界定了,各种行为都可以在区块链上被记录下来,数据有了清晰的产权归属。

接下来,就可以要求使用这些数据的公司付费,用户和公司可以在区块链上签订电子合约,针对不同的使用行为,可以有不同的付费机制;公司的使用行为也会在区块链上留下记录,之后就是一个自动支付的过程。

随着5G时代、物联网的展开,区块链上的数据记录和智能合约的自动执行,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广泛。到时候就不光有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参与其中了,各种公司都会普遍互联网化。

随着这些公司相互之间展开竞争,很可能会有公司主动推出类似前述的智能合约,它会率先获得更多用户,其他公司也就得陆续跟上;用户原来被免费拿走的 “租”,就开始被返还,成为用户的收益。

02

未来的人们通过区块链技术贡献数据,即可得到分红

杨安泽方案当中的“自由红利”需要通过国家征收增值税来实现,我们刚说的这种方式则基于一种商人秩序自动实现了各种“红利”,“全球数字治理联盟”完全能够以此作为自己的商业伦理基础。

这个说起来有些抽象,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解释就容易理解了。可以想象一下,有一个酷爱运动的年轻人小强。他为了科学健身,买了一个智能手环,在手机里也安装了相应的 APP。

小强的各种健身活动所产生的数据,都可以通过区块链被记录下来;所有数据都对应于具体的应用场景,并且可以明确每个应用场景下的数据所对应的产权归。产权归属被明确之后,小强健身的数据就具备了可交易的价值。

具体的交易过程可能是这样的。比如,小强用的健身APP所属的公司和安踏、耐克、锐步等体育公司都签了约;小强在安装APP的时候,会看到这几个公司的协议弹出来。

安踏的协议里明确表示,你的快跑、慢跑、山地跑、公路跑等不同应用场景下的数据,都会给安踏公司未来研发的新跑鞋创造价值,如果你同意我们使用你的这些不同场景下的跑步数据,我们可以分你一部分利。

小强看完安踏的协议后,又去看了看耐克和锐步的协议,他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三种不同的数据使用协议。

安踏的协议条款是:用户每分享1公里的跑步数据,安踏就分享5分钱;用户坚持打卡分享2年,即可能获得1次海南三日游的机会。耐克的协议是:用户每分享在跑步机上跑1公里的数据,耐克公司就分享8分钱,但是啥也不送。锐步的协议是:用户每分享400米短跑的跑步数据,锐步就分享6分钱;用户连续分享1年,即可获得一双锐步最新款的短跑鞋……

总之,不同的合约各有特色,不同的产品要迎合用户不同的需求。同样是跑步,不同应用场景(长跑、短跑、山地跑、跑步机、公路跑)下的不同数据也可能有不同的付费标准。

小强可以根据自己不同的健身规划,选择不同的合约;商家也会在诸多个性化的合约中给小强提供不同的分红机制。也可能小强对这几个公司的协议都不满意,还可以不选这个APP,再去看看另一个APP,那个公司可能与其他厂家签了更适合他的协议。

当然,还有可能是运动鞋厂家自己开发了 APP,小强买鞋的时候会先去看一下其APP的协议内容,再决定买什么鞋。

图|智能深蹲鞋

在具体的商业操作中,不同的运动品牌还可能和健身房达成合约,比如做深蹲鞋的厂商可以在深蹲架旁放不同型号、不同款式的深蹲鞋,以根据用户的实时数据来改善深蹲鞋的功能。

小强练习深蹲的时候,就相当于在为做深蹲鞋的厂商提供数据,小强就有机会从中谋利……如此一来,小强再去健身房练习深蹲,就可以用自己的数据赚钱了;而健身房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相应的分红。这些过程中返还的,很可能不是现金,而是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本身就是区块链的一种应用形式,所以整个过程是无缝链接的。小强每冲刺跑400米、长跑1公里、深蹲20次,他的电子账户中的数字就会自动往前蹦。这些数字货币不会仅仅是运动鞋厂家的记账单位,它完全可以是实实在在的一般等价物,可以用来购买其他商品。

这样一来,小强的各种活动所产生的数据就变成了他的收入,将来有一天甚至会发展为数据的“货币化”。

小强口渴了,只要做20个深蹲、上网打半小时游戏,或者仅仅是打开某种手环睡上一觉就会产生数据,从而获得货币去买一瓶可乐;而他去哪个小卖部买可乐这件事情本身也能产生一系列数据,这又能挣到别的钱。

小强是否愿意签那些合约,是由他自己决定的。他可能出于隐私保护的考虑,不愿跟运动厂商分享数据,就不签合约,当然也就不会获得数据分红。反之,如果小强想既健身又赚钱,就需要贡献一些数据。

此时又涉及隐私保护问题。比如小强只想和安踏公司分享自己跑步公里数、心率和热量消耗方面的数据,但并不想让安踏知道自己经常在哪个时间段、什么地点跑步这类隐私数据。

此时就需要一种算法机制,能识别出什么数据是不可以被提取的。被提取的数据会被如何应用,又会被转化成什么具体产品——数据的提取和应用过程都必须是可追溯的,最初的合约都可以提供具体勾选选项。

而基于小强愿意提供的不同的数据结构,他由此获得的收益也是不一样的。随着隐私算法的发展,刚刚说的这种数据筛选及保护功能要实现起来并不复杂。

03

互联网时代的数据分红逻辑,推动着新的财富分配机制的出现

当然,小强的这个例子纯粹是为了开脑洞。小强通过健身所提供的数据太过均质化,对体育用品公司来说,其边际价值非常低,所以在未来的真实过程中,小强通过深蹲换可乐不大可能真的发生。

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在更复杂的应用场景中,边际价值更高的数据类型可以获得真实有效的分红。这种分红过程在相当程度上还会刺激更多的创新,因为创新就会产生新的边际价值更高的数据,从而获得额外的激励。

随着这种分红的展开,一系列法律法规也会随之逐渐发展成形,信息经济时代的个人权利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完善起来。那些一直在免费给大公司贡献数据资源的人,获得了从数据红利中分得一杯羹的机会,这就有机会形成数字经济时代的分配正义。

图|粉丝经济

这样的分配过程还可以体现在各种活动和场景当中。比如在粉丝经济领域,我们也可以开一番类似的脑洞。很多粉丝为明星做了很多事情,明星也从中获益,因此获得更多的产品代言机会。

粉丝的活动原本是很难被量化为具体的价值的,也没有相应的分利机制;但如果粉丝投票的过程可以通过区块链被记录下来,那么明星也就可以具体地与粉丝进行广告代言费分红。

粉丝有机会在追星过程中获得收益,这样的明星会吸引到更多的粉丝。区块链还可以对正常的投票行为和恶意刷票行为进行标记,从而驱除很多糟糕的炒作行为,一种正向的循环机制也就建立起来了。

不妨试着想象一下,将这种分配正义的思路推广到整个国家。今天沿海地区的人的赚钱机会远远多于大凉山等内陆地区的人,但是在一些相同应用场景的数据上,沿海地区的数据和内陆地区的数据的价值差距可能并没有那么悬殊。

人们曾经惊呼互联网带来了“数字鸿沟”,在“数据分红”的逻辑下,新的财富分配机制出现了,“数字鸿沟”以某种方式被超越了。

再将这种分配正义的思路推广到全球,一个更有趣的未来将会出现。我在前两章谈到,在数据经济时代,只有中国和美国(还可能有印度)有机会产生“数据炼油厂”。非洲国家虽然没有“数据炼油厂”,但它们同样在产生有价值的数据。

图|数据成了新时代的石油

中美两国的“数据炼油厂”也可以和非洲国家的民众签订类似的数据使用和分红协议。愿意主动提出并签订数据分红协议的公司,有机会获得更多用户,其他公司也就会被迫跟上,这种机制便会逐渐扩展开来。从而,一种新的全球分配正义机制也开始浮现出来。

前面所说的基于区块链进行数据分红的机制,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前景,要想成为现实,可能还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但是有一种做法可能在未来几年里就能实行。“全球数字治理联盟”一旦形成,它与各个亚非拉的某个后发国家进行商务准入谈判的时候,设计出某种适用于该国的数据分红方案,从而获得良好的准入条件,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甚至在“全球数字治理联盟”还没有形成的时候,有些富有想象力的大公司可能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只要有了几个示范性的案例,其他公司就可能会陆续跟上,因为这会为自己带来更好的声誉,更有利于其市场竞争。

以上的这些脑洞,我把它整理到了我的新书《破茧:隔离、信任与未来》中,欢迎更多的朋友来与我一同思考。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